• 吴清源《勇气与真意》

    当后人翻阅这段历史时,看到的是这么一段记录:华裔棋士吴清源在日本本土上孤军奋战,仅凭个人之力,在震古铄今、空前绝后的十次十番棋中战胜了全日本最顶尖的七位超级棋士.... Read More
  • 归来-张艺谋如何让禁忌性感

    《归来》当然是一部有关文革的电影,但文革只是作为商品卖点存在而已。对我们时代私处的触碰,无法从心所欲。张艺谋对文革的借用,无关轻佻,它只是政冷经热现实下,民间在左冲右突 Read More
  • 失落的世界-天使瀑布

    “除了自由行走,你以为还有什么能满足灵魂?”-- 惠特曼 中南美洲之行中,委内瑞拉的天使瀑布无疑是最为耀眼的一环。最初我们只是奔着世界最高瀑布的名气而来,并不清楚,, Read More
  • 外婆的麻心汤圆

    对麻心汤圆的记忆,几乎就是关于童年最初的记忆。那些薄雾蒙蒙,呵气成霜的清晨,我们挤在外婆的小床上,裹着厚厚的被子,透过小窗,瞪着窗外光秃秃的树影,等着公鸡打鸣,天色泛白。 Read More
  • 辗转轮回,难逃宿命

    对盖茨比来说,最大的悲剧并不是爱情的幻灭,更不是纵情绚丽的生活的消弭,而是与那个声色犬马的时代格格不入的对梦想的坚持和对爱情的憧憬,这正是盖茨比真正了不起的地方。 Read More
  • 在圣托里尼,别想一劳永逸”

    尽管费拉(Fira)有整个圣托里尼岛最大的码头,但它依然不足以承载邮轮的吨位,我和其他游客一起,依次跳上小些的摆渡艇登岛。此时,我还没有从 刚才的午睡中完全清醒过来。 Read More
  • 故都的奶品小吃

    民以食为天,吃是文化,是学问,也是艺术,自号“馋人”的唐鲁孙先生,游遍大江南北,尝遍中华美味,著书一本《中国吃》 谈了他对中国各地没事的独到见解和珍贵回忆 Read More
  • 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

    教堂旁边有着这样一个红灯区,想想有点滑稽。这些女人展示自己的身体,就象超市里展示的商品一样。而男人们也象在买菜的货架前货比三家,讨价还价。他们不需偷偷摸摸,因为一切合法。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相 亲 - 献给我妻秋韵

 作者:晚成  http://blog.creaders.net/jjin/

  我从小就受到家人的宠爱,我父母共生养了我们八个子女,二男六女,我排行老五,但比大哥小十七年,在宁波人的传统里重男轻女,我的出生给家人带来不小的惊喜。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正在南京大学求学,远在上海的家里,就要给我介绍对象。61年寒假回上海,父亲跟我提出此事,我以为在跟我开玩笑,因为家父从来都是平等待人,对待子女更是,时不时戏弄一下儿女,大家一笑而过,是很平常的事。当我弄清了父亲确有此意,而且已定了要去相亲的对象,实实让我惊恐起来。

 

那年二十出头的我,在大学里已萌生了恋爱的感觉,对象是我现在的妻,但是远没有到捅开窗户纸的程度。她是我同班同学,一个整天嘻嘻哈哈甚至吵吵闹闹的调皮女孩,有感觉但不强烈,想接近但又不好意思,虽在同一班级但很少单独相处,不过见面时却相互调侃,我说东她非说西,话从来没有说到一处去,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初恋。但是她与人相处时散发出来的简单而糊涂的纯真、活泼而浪漫的调皮样,对她有一份多于其她女孩好奇心。

 

大二时,我是班里团支部宣传委员,我见她整天里“无所事事”,有时还嘻笑人生,觉得她“世界观出了问题”,我一向以为自己的世界观十分端正,就同支部书记说我要找她谈谈,要纠正她的世界观。找到她在宿舍的走廊里,谈不上几句,就没词了,方才知道,我其实根本不懂世界观,更谈不上去开导教育别人。她咪起眼睛,头略抬高,用一种高的视角,带着微笑看着我,似是在聆听,实质是嘲笑,弄得我很没面子,下不了台。

 

大三时,我同她分开了班级,他们班下乡劳动,而她因健康原因留校劳动。我们班要同物理系一起上课,也就留在校内劳动,同在学校的‘人造肉精厂’工作,因此有了单独接触的机会。此时,我花一元二角买了二张《洪湖赤卫队》歌剧的票,犹豫了三天二夜(没睡着),终于鼓起勇气,把票子给她,她居然欣然接受了。在观剧那天,我们分别前往剧场,怕被同学看到,我们上大学期间,学生是禁止谈恋爱的,但是并不是非常严格。我在戏院门前等了十分钟,她才姗姗来迟,她还带来一架望远镜。因为我囊中羞涩,用仅有的二元中的一元二角买票,只能够买后排的票,剩下的八角,以备急用如临时买点小吃之类。我们看的是原创原班人马演出,之后《洪湖赤卫队》的歌就迅速红遍全国。我和她的关系也有了一个新的发展,但没有什么承诺,我还怀疑是否有别的男孩在追求她, 或者她的心已经有了归属。

 

回到父亲向我提亲的事,他问我有没有对象,我就含糊其辞,但对于他要我去见女孩的提议,确实没有兴趣。因为在上海时间短暂,过了寒假还要返回南京上学,这件事不宜拖得太久。这时我三姐的“决断”起了作用,三姐比我大二岁,但对事情的明了却与她年龄不相附,好象三十多岁女人那样的老到。她一针见血地问我,是不是那个女孩,戴了一付太阳眼镜,你给她拍了不少照片的?还有一张是你和她还有另一男孩一起的三人合照?三姐怕我“交友不慎”而“误入歧途”。确实,那个时代只有为数不多的女孩,戴着大墨镜,在人前晃来晃去的,我当时也实在是有口难言,说那个她是女朋友,但没有把握,没有板上订钉的事实做依据,说她不是女朋友,戏都一起看了,照都一起拍了,再说不是也很难说服自己。当时那个社会,往往连手都没有拉过的,就已经决定终身。

 

 于是,我写了一封信给她,其实在上海,我们二家距离步行只有十五分钟,但总是以笔代面谈,为了打笔仗,斗斗嘴,就经常写信,上午寄出,下午收到,至多今天发明天就到。我在那封关键的信中说,我父亲让我用毛笔写字,我却想用钢笔写,不知你有何高见?她心领意会,立马就回了信说,“你是孝子,你父亲要你用毛笔写,你就听你父亲吧。”收到这样的回信,我就更加吃不准,她算是明确说了不字,还是反过来试探我的诚意,或者是她假装矜持,实质是再试我的虚实。她说来年龄与我相当,也是二十出头,但却有着许多“虚拟”的恋爱经历,在高中毕业前就通读了三遍《红楼梦》,阅读过无数欧美情爱小说,诸如《安娜卡列妮娜》、《复活》、《约翰克利斯多夫》、《飘》、《茶花女》等等,她还看过不少言情越剧、沪剧,诸如《庵堂相会》、《碧落黄泉》、《铁汉娇娃》、《红楼二尤》等等等等。相比之下,我还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毛孩,中学六年,在一所清一色男生的男子中学渡过的,读了六年书,当了六年和尚,有的是与同学打架争斗的经历,却没有恋爱中应对和决断经验,更没有佯装和撒谎的技巧。

 

一边是家人急急地催促,一边是“那女孩”分辨不清是和否的表态,弄得我心猿意马,非常不定,晚上失眠了。这时家人说,去见见也没什么,就当一次做客人,认识一下人家,看不中就不一定联系下去,况且已经说好要去的。在家人连哄带劝(其实是骗)下,我终于同意了去“看看”,我真的就是去“看看”而已,但没有把去“看看”告诉“那女孩”,想去“看看”后,事情就会告一段落,还是继续我与“那女孩”的故事,把模棱二可的关系进行到底。

 

可是,我的家人却不把去“看看”当作就去“看看”,他们立马就开始了紧锣密鼓地准备起来。物色礼品,设计出场的人物和我亮相的行头都考虑计划得一应齐全。去相亲以我父亲为“代表团团长”,由夫人即我母亲陪同,我大姐和三姐作为“团员”,三姐兼作“秘书长”,前后上下,跑前跑后,非常忙碌。我作为“主角”,服饰上下了一番工夫,上身是咖啡色万立丁面料的丝棉棉袄,下穿一条同样面料的银灰色西裤,脚蹬锃亮的黑皮鞋,刚理了发,涂了凡士林,吹得油光水滑,用现在的话讲cool到极顶了。礼品送的是什么已记不清了,毫无疑问用的都是精品。

 

我们要去的地方,是相亲女孩的姑母家,住在上海重庆南路的大陆坊,说起大陆坊,现在人可能已不熟悉它曾经的辉煌,三四十年代上海一些文化名人如鲁迅等人曾居住过这里,直到六十年代“文化大革命”前,在此居住的还有不少名人或者有钱人家。她姑母到底是什么背景,并不清楚,但至少家境殷实,住的三层楼上下的大房子,可见一斑。

 

 大家进门后,相互介绍并寒喧着,他们出席这次相亲仪式的有女孩父亲,戴一付金丝边眼镜,但初一看像个乡下绅士,后来才知道他原是商人,57年打成右派后一直住在绍兴乡下,与妾为伴,这次为女儿相亲一事专程来上海。另一位是女孩的母亲,就生活在上海,与女儿及小儿子在龙门新邨居住。为参加相亲,特地与丈夫在姑母家来接待我们,其母看上去忠厚老实,甚少言语,但极其关注,始终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此时,不但是她母亲,而且全部的家人都注视我,我被众人目光聚焦得面颊都发烫了。

 

坐定后,才发觉我来“看看”的女孩并没在场,但谁也没问,我更没问,因为我当时确实是来“看看”的,因此没有强烈的欲望“看看”她,但多少还是想看一下,到底会是怎样的女孩会出现。我父亲和女孩的父亲在不着边际地漫谈着,不见女孩出来,似乎并不着急,好象观京剧,任凭开场锣鼓敲得震天价响,却不见主角登场,直到龙套们做足工夫,拉开了架势,主角才姗姗上场,是一个道理。

 

大概她姑妈看到架子已摆得差不多了,才差人把女孩从楼上深闺中请了下来。那女孩姓欧阳,芳名曼茜,长得白皙端庄,略略胖一点点,是上海工学院二年级学生,低我二级,却与我同龄。后来才知道58年与我同一年参加高考,因家庭出身不好,被发配到安徽工业专科学校大专班(现安徽工业大学),半年后借故缀学,60年重新参加高考,去了上海工学院,并任学生会学习委员,可见学习成绩相当不错。

 

 她姑妈向我介绍说,这是欧阳曼茜同志,把同志这个词拉得特长,又对欧阳曼茜介绍说,这是晚成同志,这二声同志,就把我和她拉在了同一阵线,以共同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作为终生的志向。欧阳曼茜自始到终都没开口讲一句话,但一直保持友好的微笑。我也保持同样的姿态,仅偶然应答一句来自欧阳曼茜方面的父母姑妈的询问,但不断拿余光偷偷地扫一眼欧阳曼茜。

 

接下来是吃点心、交换彼此的地址,约定下一次会面的时间和地点,这已完全超出我仅来“看看”的范围,岂止是“看看”,完全被有计划有预谋的操纵所控制,一旦进入这个相亲程序,已是身不由已了。

 

 从此开启了一段“情史”,每年寒暑假期间,我们有几次约会,其余时间,我在南京,欧阳曼茜在上海,大约半月或一月通一次信,直到一年半后结束了这场“恋爱”关系,互相连手都没拉过,二地相隔的通信,甚至算不上柏拉图式的恋爱,至少柏拉图还有爱意其中。不过欧阳曼茜是个好女孩,她温尔文雅,学习成绩出色,在我毕业以后的二年,她留校当了大学老师。她给我的生活留下的印记是声乐和古典音乐,在我们约会时,她时常请我去听音乐会,我是话剧爱好者,则多数买上海人艺话剧票,从此后,我知道了著名歌唱家周小燕、于淑珍,而且至今我还有聆听古典音乐的习惯,虽然我依然不太懂。

 

现在回过头来说说“那女孩”即秋韵其后的反应。在去“看看”后的相当长时间,秋韵并不知情,以为我并没按父亲的意志,去用毛笔写字。这年寒假,我们还去了老城隍庙玩了大半天,拍了许多照片,寒假快结束前,她请我去看沪剧《铁汉娇娃》,是中国版的《罗密欧与尤丽叶》,两家世代仇恨,其儿女却刻骨铭心的相爱,结果双双徇情于庙中(莎士比亚剧中描写的是一座教堂),剧情很令观众感动。我隐隐约约感到,这有情人终于不能成眷属的隐痛。寒假结束返回南京后,虽然在同一个学校,但是很少与秋韵联系,这种情形长达一年之久。期间,我有了女朋友之事,逐渐在同学们中间传开,由秋韵闰中死党愤怒地告诉她,并且表示要为她采取行动制裁我。我的一位同班女同学,是系的团总支委员,她也介入了,询问秋韵事情来龙去脉,秋韵表示,不要说晚成有女朋友,就是他没有,我秋韵也可以给他介绍几个(?),其愤怒情形已完全写在脸上了。之后,秋韵亲自递给我一封信,要以“同学”的身份同我谈一谈,我自知理亏,闪烁其词地谈了阵子,又毫无结果地结束了。

 

一九六三年二月初,我历经了二次考试,一次是期末大考,温习了一个月功课考了,接着又是考研究生,强度更大地复习了一个月,好不容易考试结束了,人在精神上已接近崩溃,还得了神经性肠炎,肚子拉得人已消瘦了许多,那年寒假因此而没回上海。考后在校园里遇到同样寒假不曾回上海的秋韵,她看见我明显的消瘦,十分惊讶,很“顺便”地说,我请你吃肉给你补补。此时校内正值寒假,同学大多已回家,我们接触也不用避人耳目,就选择某天在南京玄武湖公园一个餐厅就餐,真是吃肉,很丰盛的一顿午饭,秋韵很慷慨地买了单,足足花了二元钱,这相当于女同学一个星期的伙食费。

 

午后在公园内一处大草坪中间,坐在暖和的太阳光下,慢慢地聊起来,与往常不一样的是谈话比较严肃,从中得知她中学时的学习居然在年级中也是名列前茅,又得知一直以来她收到一些追求者的来信,也有一些同学给她介绍对象,均被一一婉绝。她给我的“信息”再也明显不过,我觉得很难过,很为难,很难表态,我觉得脚踩两只船是不道德的,但感情的天平正在倾向秋韵。此后的半年中,我们又恢复了约会,我自欺欺人地认为这是同学间交往,不是在谈情说爱。在这期间我们看了不少话剧,如《卓文君》、《越王勾践》等,也看了不少电影如《生的权利》、《复活》、《白夜》等。

 

期间正是三年大饥荒之后,学校里思想控制相对宽松,经常有组织文学、音乐、电影讲座,其中有关《复活》的讲座,听了之后,特别引起我们之间的争论。《复活》中的主人公聂赫留朵夫实际是个忏悔型的贵族,一直在对被其遗弃的女主人公,一个地主家养女卡秋莎做着一切补偿,使自己在精神上和道德上得以复活。秋韵坚持说不能原谅聂赫留朵夫的一切“罪行”,我却说你总要给人家改正错误的机会,聂赫留朵夫为赎罪,一直伴随被诬陷流放的卡秋莎到西伯利亚。秋韵明里指聂赫留朵夫,暗里说的是我,我心里是明白的。但她点到为止,不联系我们自己,大慨她内心还是宽恕我的。

 

1963年7月,我们大学五年的学习生活行将结束,我确定分配在沈阳中科院林业土壤研究所,秋韵则被分配在湖南省气象局。临离校的一天晚上,秋韵请我到她在南大当付教授的阿姨家去,当时她阿姨正出差在外地,秋韵帮她看家,我也就有机会同她单独相处。相聚时,大家为即将的分别,感到隐隐的伤痛,见面后,大家都不怎么说话,却有着说不尽的哀伤。我觉得自己没有勇气去改变一切,向她表示深深地歉意,并且说我会常常地想念她的。秋韵则似乎看透了一切,反而劝说我不要难过了,一切都会过去的,过去了的事,会随着时光的流逝,逐渐淡忘的。但是我确信,这段爱的记忆已深深地烙在彼此的心灵上,不但是初恋纯洁的感情,还有有情人终于不能成为眷属的永恒痛楚。

 

欧阳曼茜和我的分手是在我我回到上海,并且知道了我分配到沈阳之后。1963年8月18日上午,我到龙门新邨她家时,她的母亲故意回避我,已去了姑妈家。我们单独谈了二个小时,我要求与她“确定关系”,所谓“确定关系”,是指以后“保证要结婚”的关系。理由是我已毕业,并且分配到了沈阳,当时在上海人眼里,出关到了东北,就是冰雪荒漠之地。她说现在她还未毕业,要确定关系,也要等二年后再说。我当时有意逼她,一定要她马上决定。估计她是听了她姑妈和母亲的话,就坚持要两年后,看情况,再做决定是否确定关系。双方似乎都没有退让的意思,最后我只能告辞,在她送我上电车回家时,她说,我们都不对,我说,那么我们从此之后,又是自由的了。

 

从此一别再也没见面,之后我到了沈阳,与她还通过几封信,她在最后一封信上,写了一首德国诗人歌德的诗,诗中(大意)说,

 “谁说哪一个女孩不善怀春,

  谁说哪一个男孩不会钟情。

  …

  啊! 迸发的爱情啊…”

 

回到上海没几天,即1963年8月18日上午,我同欧阳曼茜关系就这样结束了,与其说她拒绝了我,还不如说我逼着她走向分手。如果这已经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我要把自己的命运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要当机立断、刻不容缓,我要立刻行动。

 

中午与欧阳曼茜分手时,我记得还对她说,现在我们彼此自由了,到了晚上七时半左右,就到了秋韵家里。此时她正在招待一大帮同学,快吃完晚饭,她的同学也是我的同学,都知道我和秋韵之间的底细,见我来了,饭局也结束了,纷纷一个个与秋韵告别,不一会儿就走得一个都不剩了。我鼓起勇气说,我想找你谈谈好吗?此时已是晚八时左右,我们沿着淮海路再到延安路,直到十一点许才送她回家,她在谈话中问了一个致命的问题,如果欧阳曼茜同意与你确定关系,你还来找我吗?此时,我已经失去了所有道义上的制高点,实在是无话可说了。

 

三天后,我左等右盼,总算收到了秋韵的信,信中说,“经过考虑,可以发展朋友关系(或恋爱关系)”,此时离开我们去南北两地报到工作,仅仅二个星期时间。我们高兴着,因为终于正式可以相爱了,我们悲伤着,因为从此将是无尽期的分离。这一分离一直到了一九七二年才结束,而这漫长的九年中,我们历经了更惨痛的人生,差一点就永别了。

 

在上海西郊公园,我为秋韵拍几张照片,这一“定格”成为永远的经典。

 

我要写这一段回忆录,已经构思了很长时间,原本想写成一个轻松的甚至是搞笑的故事,但是,写着写着就变成了凄美而伤感的回忆。

 

据说欧阳曼茜后来的命运也是苦难的,自从我们分手后,她的姑妈又在上海,为她物色了一个男朋友,文化大革命前结了婚,可她丈夫在文革中得了精神病,最终英年早逝。她姑妈也深感内疚,把文革后落实政策退回的财产,以及大陆坊这套大房子全给了她,然后欧阳曼茜说,我什么都没有了,要房子遗产还有什么意思呢。八十年代她去了美国,她哥哥已早先从香港移民美国,据说她已定居在洛杉机。当初如果没她姑妈对她强烈的控制欲,而由她自己作出恋爱和婚姻的选择,也许她会过着幸福、安定的家庭生活。

 

一直以来,对于四十八年前我去相亲,以及一系列事情的后果,我以为秋韵说过的,“你父亲要你用毛笔写字,你就听你父亲的吧”,也要负一半责任。随年代越来越久远,回忆则越来越深刻,秋韵早已用一系列的事实,表明她对我们初恋的爱的坚贞。1963年当我们要面临无期的南北分离时,毅然与我确定恋爱关系;1966年我即将由沈阳调往北大荒工作时,义无反顾地与我结婚;1968年我被打成现行反革命,政治上已宣判了我死刑时,她毫无动摇之意,坚定地维护着这份爱;1972年我南调无望时,她又毅然决然地来到了冰天雪地的荒原,与我会合,开创了艰难的生活历程。移民到加拿大后,她的一切又从零开始,在Mall里打扫过厕所,当过住家保姆,做过饭店洗碗工,从英语口语一句不通,“成长”成联邦政府研究机构的科研人员,并获一项自然资源部科研集体奖项,每人有一奖杯。

 

我要引一首秋韵于1964作的七绝,来见证她爱的坚贞:

客鸟千里栖枝窝,

野旷天清苦无伴。

潇湘路遥期有尽,(注一)

飞越洞庭入辽空。(注二)

    敬晚成留存。

    秋韵癸卯末。

 

我想以此回忆录献给她,作为对她的生日的献礼。愿天下的有情人终成眷属!

 

注一,秋韵当时在湖南工作。

注一,晚成当时在辽宁工作。

评论 | Add yours
  • 目前尚无评论

请评论

0

Member Access

Who's Online

目前有 31 游客 和 0个会员 在线

文章日历

November 2020
Mo Tu We Th Fr Sa Su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最新评论

X
写实,道出了从事这一行业xj们的艰辛。 有需求就有市场 没有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