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清源《勇气与真意》

    当后人翻阅这段历史时,看到的是这么一段记录:华裔棋士吴清源在日本本土上孤军奋战,仅凭个人之力,在震古铄今、空前绝后的十次十番棋中战胜了全日本最顶尖的七位超级棋士.... Read More
  • 归来-张艺谋如何让禁忌性感

    《归来》当然是一部有关文革的电影,但文革只是作为商品卖点存在而已。对我们时代私处的触碰,无法从心所欲。张艺谋对文革的借用,无关轻佻,它只是政冷经热现实下,民间在左冲右突 Read More
  • 失落的世界-天使瀑布

    “除了自由行走,你以为还有什么能满足灵魂?”-- 惠特曼 中南美洲之行中,委内瑞拉的天使瀑布无疑是最为耀眼的一环。最初我们只是奔着世界最高瀑布的名气而来,并不清楚,, Read More
  • 外婆的麻心汤圆

    对麻心汤圆的记忆,几乎就是关于童年最初的记忆。那些薄雾蒙蒙,呵气成霜的清晨,我们挤在外婆的小床上,裹着厚厚的被子,透过小窗,瞪着窗外光秃秃的树影,等着公鸡打鸣,天色泛白。 Read More
  • 辗转轮回,难逃宿命

    对盖茨比来说,最大的悲剧并不是爱情的幻灭,更不是纵情绚丽的生活的消弭,而是与那个声色犬马的时代格格不入的对梦想的坚持和对爱情的憧憬,这正是盖茨比真正了不起的地方。 Read More
  • 在圣托里尼,别想一劳永逸”

    尽管费拉(Fira)有整个圣托里尼岛最大的码头,但它依然不足以承载邮轮的吨位,我和其他游客一起,依次跳上小些的摆渡艇登岛。此时,我还没有从 刚才的午睡中完全清醒过来。 Read More
  • 故都的奶品小吃

    民以食为天,吃是文化,是学问,也是艺术,自号“馋人”的唐鲁孙先生,游遍大江南北,尝遍中华美味,著书一本《中国吃》 谈了他对中国各地没事的独到见解和珍贵回忆 Read More
  • 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

    教堂旁边有着这样一个红灯区,想想有点滑稽。这些女人展示自己的身体,就象超市里展示的商品一样。而男人们也象在买菜的货架前货比三家,讨价还价。他们不需偷偷摸摸,因为一切合法。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高太从家庭医生诊所做完年检出来,遵嘱联系妇科医生约诊,家庭医生听说高太在中国上的节育环已经11年了,连忙下结论说这怎么可以,应该最多三年就换一次。高太也不清楚两国节育环有别,中国的是永久性的。

                 (一)

  高太从家庭医生诊所做完年检出来,遵嘱联系妇科医生约诊,家庭医生听说高太在中国上的节育环已经11年了,连忙下结论说这怎么可以,应该最多三年就换一次。高太也不清楚两国节育环有别,中国的是永久性的。于是,有了一次奇特的就诊经历——那位加国妇科医生忙了半个时辰,也没探索到节育环的位置,只好决定让高太去做B超,结果出来后再择日全身麻醉取环。

  高太感觉不对了,忙乎来,折腾去,你说环儿能安在什么位置?总不能安在小肠上吧。取个环儿要做全麻,这不是高炮射跳蚤,杀鸡用牛刀吗?做全麻还需家属签字同意,万一醒不过来了,这悼词都不好写,莫非写成……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高太太不远万里来到加国,以身殉环。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她是为了妇女的解放事业,为了加国人民的计划生育事业而死的,虽轻于泰山,却重于鸿毛。不管她是谁,只要她是为人民利益而死的,就是死得其所……”。

  经高太的友人转介,高太换了一位印度裔的妇产科医生,Dr.Ray。这位医生一听原由,命秘书致电八里地之外的B超室将结果传真过来,同时试着探索节育环的埋伏地点。她三下五除二,半分种不到,那圆圆的金属环已经在她手中的镊子上了。秘书这时将传真报告送进密室,它已变成马后炮。Dr.Ray举着环儿让秘书看个新鲜景。“到底是人口大国来的医生,临床经验就是丰富”,高太暗自惦量着。“如果你想放新的节育环,须交一百元,我们只收现金”,Dr.Ray发话了。

  高太回来给转介人一说,答复是:“先别急,我知道downtown有家医院可以免费放环。让我查查是哪一家,回头告诉你”。这一等,几周过去了,高太的身体起了变化。她是过来人,明白自己多半是中招了。。她将猜测给先生一讲,夫妇俩面面相觑:“怎么可能呢?“他们慎而又慎,只在和平时期演习过一次而已。不仅布足防御措施,还是在碉堡外结束的战斗。“莫非是眉目传情的产物”他们打趣道。然而他们忘了高太可不是一般的苗圃,育种能力非凡,刚结婚时俩口子计划一年后再启动造人工程。结果一年后,儿子三个月。如果不是处在现代,那一定生生不息。高太有不少洋人同事,竭尽全力十几年从事造人事业,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有的只好去领养,有的养狗儿猫儿释放爱心,有的认命放弃幻想。其中一位同事告诉高太说:“我的邻居主妇抱怨自己太易怀孕,戏称哪怕是洗完衣服,把丈夫的裤子往自己的裤子旁边一晾,立马儿种下”。至于这些怀不上的,个个长得要害部件发达,用高太的姥姥当年的论断来说,是母鸡“脂满腚,不下蛋了”。高太太有时百思不得其解:人的孩子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是自己肚子里固有的吗?不是,只能从实践中来。可是……

  实际上,后来高太才得知,高先生就职的公司医疗保险中,对换节育环是完全报销的。图便宜,稀里糊涂,阴差阳错多了个闺女,也算是不负高先生的一脸丈人相。真是命里有的终会有。

  孕期,高太曾请教过Dr.Ray,问及播种机发动那天正患感冒,是否会影响到胎儿。Dr.Ray肯定地答复:“不会!因为上帝是男的。男的感冒没关系,如果是母亲感冒,另当别论”。那好,高太太想,但愿婴儿呱呱落地时响起的是正常的啼哭,不是接二连三的喷嚏。

                 (二)

  高太太大学毕业两年多的时候,同班女生多半已为人母,而她还待字闺中。当比较密切的同学坐月子,她发去的祝贺信函中,一概称她们为抱窝。这人嘴不能损,同学中也不就是她一人出了国可以随便生,有几个还曾换过老公,可是十三个女生中只有她抱了不止一窝。

  说话间,抱窝期将临。那个星期日,高太太急急唤回在外的父子俩,送自己去了产院。医生先留人观察一会儿,高太打发高先生去超市买些食物,因家中冰箱已空。高先生在超市看到一堆石螺,想买两磅给喜欢海鲜的太太。不料那鱼部员工建议若都买下,就降价售光,天已黄昏,不卖光也留不住了。高先生同意了。称了秤,一共五镑有余。平时一次也就买两磅左右,这也太多了。但高先生是不会拐弯的主儿,答应了人家就不好意思再反悔了。

  回到家里,哇!一桌子炒石螺。这吃石螺可是个慢功夫。儿子一个也不吃,全待这夫妇俩逐个消灭。高太太埋怨道,平常你买多了也就罢了,可以慢条斯理地享用,今个儿我可是要去赴汤蹈火的呀!高先生自知事情办得有点儿蠢,一边加快手上竹签挑石螺的速度,一边催太太加紧歼灭战。吃着吃着,高太太阵痛频繁起来,到八点钟时,已经是五六分钟一次。胜利最后取决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半小时以后,终于大功告成,螺壳遍桌。马上驱车赶往医院,路上遇到熟人驾车并行,熟人问道:“哪里去呀?”,答曰:“生孩子去。”。想当年,高太出嫁之日,从娘家推个自行车出门,碰到一同事,同事问:“上哪儿去?”,准高太回话道:“结婚去。”那位男同事愣了一下,这回答笑坏了后面送女儿出门的父母。公公曾建议找个汽车去接新娘和亲家,新娘认为不必,决定自己和新郎骑车父母乘公共汽车赴婚礼。后来高太太就职的学校领导在决定提拔她任职一副处级干部——理论研究室副主任时,还以此作为佳绩之一,是什么新事新办,不落俗套。高太说骑车那是我愿意,没想什么别的。高太力拒新职,坚持在讲台上当老师,一是因为她喜欢在台上滔滔不绝引领学员们全神贯注听讲,时而全体大笑的感觉,更重要的是当老师不用坐班,而高太怀孕了老是犯困。

  在产床上,护士柔声细语地鼓励连连喊疼的高太:“Good girl,you did a great job。”高太想,就凭这一哄,疼也值了。当年在国内生儿子时,喊疼声换来的是斥责:“吆呼什么!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女儿四岁时,初尝石螺,与哥哥不同,非常喜欢。这也难怪,那是她在妈妈肚子里最后的晚餐啊。

                 (三)

  几年之后,十几家朋友携家带口到某公园游乐野餐。高太太领女儿去儿童游乐场,高先生和一帮人在溪边垂钓。当高太太回到溪边时,众人冲着她直乐。她问你们笑什么,有人叙述了刚才的一幕——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妈妈,对生老二既期盼又犹豫。她自认为相貌不佳,担心孩子像了她自己。高先生插话道:“我老婆当年就怕孩子不像她。女儿头刚出来,就赶罗着问我孩子像谁。我一看鼻子是我的鼻子,眼还没睁开,不用看,那一定是配套的。可是我不敢实话实说呀,怕孩子她娘一赌气不生了,只好小心地说,看不出来,看不出来,咱以后慢慢看啊”。众人皆笑翻。
评论 | Add yours
  • 目前尚无评论

请评论

0

Member Access

Who's Online

目前有 35 游客 和 0个会员 在线

文章日历

November 2020
Mo Tu We Th Fr Sa Su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最新评论

X
写实,道出了从事这一行业xj们的艰辛。 有需求就有市场 没有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