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清源《勇气与真意》

    当后人翻阅这段历史时,看到的是这么一段记录:华裔棋士吴清源在日本本土上孤军奋战,仅凭个人之力,在震古铄今、空前绝后的十次十番棋中战胜了全日本最顶尖的七位超级棋士.... Read More
  • 归来-张艺谋如何让禁忌性感

    《归来》当然是一部有关文革的电影,但文革只是作为商品卖点存在而已。对我们时代私处的触碰,无法从心所欲。张艺谋对文革的借用,无关轻佻,它只是政冷经热现实下,民间在左冲右突 Read More
  • 失落的世界-天使瀑布

    “除了自由行走,你以为还有什么能满足灵魂?”-- 惠特曼 中南美洲之行中,委内瑞拉的天使瀑布无疑是最为耀眼的一环。最初我们只是奔着世界最高瀑布的名气而来,并不清楚,, Read More
  • 外婆的麻心汤圆

    对麻心汤圆的记忆,几乎就是关于童年最初的记忆。那些薄雾蒙蒙,呵气成霜的清晨,我们挤在外婆的小床上,裹着厚厚的被子,透过小窗,瞪着窗外光秃秃的树影,等着公鸡打鸣,天色泛白。 Read More
  • 辗转轮回,难逃宿命

    对盖茨比来说,最大的悲剧并不是爱情的幻灭,更不是纵情绚丽的生活的消弭,而是与那个声色犬马的时代格格不入的对梦想的坚持和对爱情的憧憬,这正是盖茨比真正了不起的地方。 Read More
  • 在圣托里尼,别想一劳永逸”

    尽管费拉(Fira)有整个圣托里尼岛最大的码头,但它依然不足以承载邮轮的吨位,我和其他游客一起,依次跳上小些的摆渡艇登岛。此时,我还没有从 刚才的午睡中完全清醒过来。 Read More
  • 故都的奶品小吃

    民以食为天,吃是文化,是学问,也是艺术,自号“馋人”的唐鲁孙先生,游遍大江南北,尝遍中华美味,著书一本《中国吃》 谈了他对中国各地没事的独到见解和珍贵回忆 Read More
  • 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

    教堂旁边有着这样一个红灯区,想想有点滑稽。这些女人展示自己的身体,就象超市里展示的商品一样。而男人们也象在买菜的货架前货比三家,讨价还价。他们不需偷偷摸摸,因为一切合法。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用户评价: 5 / 5

加星加星加星加星加星
 
 穿鱼网袜的女人

         -深深南方-


  认识伊蕊是在小区的小花园里,她那天带着儿子在学踩单车。她儿子三岁了, 可她看上去象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剪着时下流行的短头发。她是北京人一口流利 的京腔普通话在深圳这块土地上显得犹为标准和动听。因为大家都是来自北方的女 人说话自然就亲近了许多。刚好我儿子和她儿子又是同龄又在一个小区,后来也就 成了好朋友。

  女人在一起开始是谈儿子,很熟了就谈各自的老公。

  伊蕊第一次谈起她老公的时候说:“我老公比我大十岁但很酷,爱上他就是因 为他酷,现在还是那么酷。”那一脸的幸福让所有做女人的内心有点妒嫉。因为我 是刚搬来这个小区,后来又结识了另两位也是做了母亲的女人,小车、小白。慢慢 的四个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小车、小白生的是女孩,我就开玩笑说给她们订 娃娃亲吧!于是四个孩子见了我们中的谁都叫妈咪。

  小车是一个公司的副老总有一辆广州本田,双休日四个人常结伴去逛街买衣服 ,每次看到小车和伊蕊那种购物的疯狂劲,内心为之动容。

  我和老公都在机关工作,薪水不高,花钱不敢大手大脚也习已为常,就象生活 习惯一样,早上出门上班,下班回家忙家务,生活就象一条缓缓流淌的小溪冲淡着 平静的岁月。而看到她俩如此生活内心不免为之动心,是呀,大家都是女人为何我 要生活的如此苍白和平淡呀。小白年龄略比我大一点,我这样和小白说时,她只是 轻笑了一下,没有表态也没有动作。

  开始上街购物我也只是挑一些打折了或换季降价衣服,舍不得几百上千去买, 买化妆品也是如此,不敢看名牌。

  伊蕊说你干吗呀,再不打扮青春就过去了,那时有了钱再打扮就晚了。这是在 深圳,要跟上潮流,别弄得象北方小老太太似的。她一边说一边挑时下少女或明星 美腿上的鱼网袜,之所以叫鱼网袜是它的网眼大得象捞鱼的网。

  小白说:“你穿这袜呀。”

  “是呀,我这双美腿穿上它一定能迷死不少男人。”伊蕊笑着说。

  卖袜的老板说:“小姐,你穿上这袜,男人一准全看你了。”

  我没理她们的对话,脑子里仍在想着伊蕊刚才说的。是呀!我苦守什么呀。那 天破例买了几件价格不非的专卖店的衣服,又买了几样从不敢问津的化妆品,回家 后不好意思让老公知道,放在衣柜里过了一个星期才拿出来。

  从此我便学会了购物学会了时尚,只不过还没学会象伊蕊那样穿鱼网袜上街。 但所穿的衣服都是专卖店的名牌,所用的化妆品也是大商场专柜的,这一来工资明 显不够了,内心对不会挣钱的老公有了明显的怨言。别人家早有车了,我们结婚几 年仍住在政府分的二居室里,我也想住大阳台看海景的大房子,愈来愈觉老公没出 息。尤其看到伊蕊、小车她们每月上万的购物花销,内心的不满不忿愈加强烈。

  终于有一天,我和老公吵了一架。把积郁在胸中怨气一鼓脑儿全发泄了出来。 我骂了老公说嫁给你是瞎了眼,没出息。

  老公那天愣愣看了我许久却没说话。

  看他如此不愠不火越加鼓励着我撒泼,大叫说我们离婚。

  那晚老公走出家门,一夜未回。

  那晚我的心里有了不安和慌乱。有了天塌下来的危机感。

  第二天下班回家我主动和老公打招呼,他仍是不理我,关进另外一间房不露面 ,连儿子也不理了。整整一个月,我们不说一句话。

  有一天上午刚进办公室,接到了伊蕊的电话,她说能不能带她去民政局。我说 可以呀,民政局的人我熟呀。

  我问她什么事。

  她说:”我们离婚了。是协议离的,因为俩人在一个公司不想公开,请你帮忙 找熟人悄悄给办了行吗?”

  我一时愣了,电话里说不出一句话来。

  “喂,行吗?”

  我没说话就放下电话了。第二天给小白打电话,因为她和伊蕊门对门。小白说 伊蕊每月薪水不够花,公司的效益也不是太好,可能要减员,夫妇俩在一个公司, 肯定有一人要下来的。她每天打扮的那样,老公看公司里的男人成天盯着自已老婆 ,还不时说一些黄段子,那种感觉做丈夫会受不了的,伊蕊有时也不照顾老公面子 ,男人是要面子的,男人活着没面子很难活的。

  小白的话让我想到我对老公说的话。

  那天伊蕊和她老公来了,伊蕊那天穿着鱼网袜,头发也染得象只黄鹂鸟,伊蕊 的老公离她远远的。伊蕊说你快点呀,磨叽什么呀。

  她老公说:我和你走一起感觉丢人,打扮得象只鸡一样。

  我把她们领进民政局就匆忙离开了。

  那天回家我把这事给老公说了。老公只是淡淡一笑,说:“人要找准生活位置 ,不要一昧摹仿,时尚是一种美,要找准怎样时尚才不会脱离生活。脚要踩在土地 上,不要老想着飞上云端,实际一点,这样才不会摔跤。”

  我的脸在发烧。那时候我的心里有了深深的内疚。

  一个月里我的身心极度疲累,回想起说过的话心里就哆嗦,这一生再也不要说 老公不会挣钱的混帐话了。

  家有了温暖,老公十分顺眼。

  钱不多的日子也安静。
评论 | Add yours
  • 目前尚无评论

请评论

0

Member Access

Who's Online

目前有 30 游客 和 0个会员 在线

文章日历

November 2020
Mo Tu We Th Fr Sa Su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最新评论

X
写实,道出了从事这一行业xj们的艰辛。 有需求就有市场 没有其他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