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清源《勇气与真意》

    当后人翻阅这段历史时,看到的是这么一段记录:华裔棋士吴清源在日本本土上孤军奋战,仅凭个人之力,在震古铄今、空前绝后的十次十番棋中战胜了全日本最顶尖的七位超级棋士.... Read More
  • 归来-张艺谋如何让禁忌性感

    《归来》当然是一部有关文革的电影,但文革只是作为商品卖点存在而已。对我们时代私处的触碰,无法从心所欲。张艺谋对文革的借用,无关轻佻,它只是政冷经热现实下,民间在左冲右突 Read More
  • 失落的世界-天使瀑布

    “除了自由行走,你以为还有什么能满足灵魂?”-- 惠特曼 中南美洲之行中,委内瑞拉的天使瀑布无疑是最为耀眼的一环。最初我们只是奔着世界最高瀑布的名气而来,并不清楚,, Read More
  • 外婆的麻心汤圆

    对麻心汤圆的记忆,几乎就是关于童年最初的记忆。那些薄雾蒙蒙,呵气成霜的清晨,我们挤在外婆的小床上,裹着厚厚的被子,透过小窗,瞪着窗外光秃秃的树影,等着公鸡打鸣,天色泛白。 Read More
  • 辗转轮回,难逃宿命

    对盖茨比来说,最大的悲剧并不是爱情的幻灭,更不是纵情绚丽的生活的消弭,而是与那个声色犬马的时代格格不入的对梦想的坚持和对爱情的憧憬,这正是盖茨比真正了不起的地方。 Read More
  • 在圣托里尼,别想一劳永逸”

    尽管费拉(Fira)有整个圣托里尼岛最大的码头,但它依然不足以承载邮轮的吨位,我和其他游客一起,依次跳上小些的摆渡艇登岛。此时,我还没有从 刚才的午睡中完全清醒过来。 Read More
  • 故都的奶品小吃

    民以食为天,吃是文化,是学问,也是艺术,自号“馋人”的唐鲁孙先生,游遍大江南北,尝遍中华美味,著书一本《中国吃》 谈了他对中国各地没事的独到见解和珍贵回忆 Read More
  • 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

    教堂旁边有着这样一个红灯区,想想有点滑稽。这些女人展示自己的身体,就象超市里展示的商品一样。而男人们也象在买菜的货架前货比三家,讨价还价。他们不需偷偷摸摸,因为一切合法。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用户评价: 5 / 5

加星加星加星加星加星
 
     大师
     巴桐
    


        职业,似乎是一种模具,把从事某种行业的人,塑造成某种特定的嘴脸,每一行当似乎都有那一行的形和格。比如师爷大多尖嘴猴腮,文人面有菜色,商人肥头腆肚,货车司机熊腰虎背,捞女狐眼媚行,媒婆八婆往往唇上有颗大粒痣……相由心生,内地的一些电影戏剧经常被批评为脸谱化、概念化,其实有点冤枉。
        慧仁大师一眼看上去满脸都写着“佛”字,绝对是吃阿弥陀佛饭的人。他生得天庭饱满,地角方圆,两耳虽不垂肩,但说夸张点耳珠两团肉切下来可以炒成一小碟。大师下肢瘫痪,坐在轮椅上,双手自然是过膝的了。是为宅心仁厚之福相也。
        第一次见到大师,非常偶然。去年夏天,我参加香港的一个旅行团到中州E市游览,没兴趣逛街看人头买假货,就与几个团友开小差,觅个僻静去处,懵查查竟摸到一座山头,意外地发现山上有座古寺。古寺很小,名气也不大,风景却绝佳,绿荫匝地,花香袭人,清幽得像蓝色的梦境。空气中的负离子含量特高,爬一道坡,等于洗一次肺,吐纳尽是树木花草的气息。院子里开满了一蓬蓬硕大的绣球花,还有姹紫嫣红的杜鹃花,静静地恣情漫放。古寺呈狭长形,很深。青石板铺就的台阶,很陡,分三段,每段总有一二百级,层层叠叠向后山伸延。庙的制高点是大雄宝殿,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殿后是玉屏山,石质如脂,不雪而白。玉山金殿,交相映衬,冷暖两色,把古寺装点得圣洁庄严。目睹此景,不由得叫人暗暗喝起彩来。流连之际,有人提醒是归队的时候了,于是漫步下山。走到山门,却见院侧一堵矮墙前,有一大和尚坐在轮椅上监督泥水匠修葺院墙。一团友将“傻瓜机”递给我说,他过去跟大师合个影。说罢径自朝大师走去,刚接近,不料却被侍立两旁的僧人发现,二话没说,抬起轮椅飞奔而去。
        古寺石阶既陡且长,两名僧人抬着轮椅和二百多斤重的胖和尚,却健步如飞,如履平地,黑褂扬起如鸟翼,一二百级石阶倏忽掠过,转眼间已不见踪影,众人无不看得目瞪口呆。这也许就是武侠小说里的轻功吧,今日得以亲眼目睹,不禁啧啧称奇。
        大和尚是谁?他为什么是瘫的,又为什么见到我们要跑?大家眼里都升起一团雾,面面相觑。
        返港后,我老惦着这件事,很想解开这道谜。事有凑巧,半个月后我又到E市公干,决定抽空旧地重游。我截了一部的士直奔古寺。路上与司机拉呱,我问大和尚叫什么名。他说佛号慧仁,俗名魏富贵。我听了噗嗤笑出声来,这名字够俗的了,遁入空门,恐怕这辈子“为”不了富贵了。司机说你今天赶上趟了,大师今天升方丈,寺庙为他举行盛大的庆祝仪式。我好奇地问,大师为什么下肢瘫了。司机说他小时顽皮爬到树上掏鸟蛋,不小心摔下来就瘫了。后来他母亲把他背到山上一个山洞藏身,过了几年听说他遇仙得道,下山就当了寺庙的住持。我问他怎么得道的?遇仙,是遇到吕洞宾还是遇到何仙姑?司机说具体不大清楚,但是他可神了,能知过去未来,国内海外许多高官富商慕名而来想见他,但多数碰了门钉。说这话时司机一脸虔诚,语调都有点发颤。我也肃然起敬,不敢再问七问八的瞎扯淡。
        古寺其实离市区不远,二十多分钟车程已抵庙门,付过车资便径自入庙。来到后山大雄宝殿前,我被眼前的场面震慑住了。但见人山人海,鼓乐钟磬喧天,僧众列队肃立。大师身披红黄袍袈裟,端坐法坛,接受善信的顶礼膜拜。仪式完毕,大师登坛讲经说法,众人席地而坐,屏息聆听。如今传道也现代化了,大师的声音透过麦克风弥漫在空气中,可惜扩音效果不好,嗡嗡哝哝,不知所云为何,但我仍被庄严肃穆的气氛所感染,伸长脖子注视着大师翕动的嘴唇。
        正听得云里雾里,忽见一身着浅蓝色西装的三十多岁男子,从人群中跪出,扑通一声跪在大师面前磕了三个响头,转身便走。这突如其来的事件,令会场有点骚动。惟有大师定力十足,纹丝不动地继续讲经。过不多久,有一僧人飞奔报信,说那穿西装的青年,站在殿后玉屏山的峭壁上,准备跳崖自杀。大师一听急命僧徒抬他到悬崖前。信众也拥到山下。但见那男子站在崖顶,脚下土块簌簌落下,险象环生。大师朝上喊话叫那青年下来,有话慢慢说。但他硬是不听,痛哭失声地吼:我被人骗了三千万,彻底破产了,完蛋了,现在走投无路,万念俱灰,惟有一死了之。大师问你是哪里人?怎么被骗的?那人说我是香港人,做生意被合伙的朋友骗了。大师说:年轻人,钱是身外物,命没有了钱又有什么用呢?“是啊!”众人低声附和。那人捂着耳朵嚷,我不听,不听,你不要再说了,钱没有了命又有什么用?大师见苦劝无效,便命僧徒抬着他攀上悬崖来到那人面前,说,要死我陪你一起死,如果你跳下去,我就叫徒弟把我也推下去!那人闻言大惊失色,跪在轮椅前说,大师你怎么可以死呢?大师说,我怎么不能死?你有手有脚大好青年,我下肢瘫痪是个废人,该死的是我啊!再说,今天是我升方丈的大日子,我们出家人以普渡众生为己任,你选了这日子跪到我家门口自杀,我不能救你又何以渡众生?又有什么资格当方丈?不如死了算了!说罢叫僧徒用绳索将自己的手和青年人捆在一起。语毕闭目待毙,视死如归。僧徒见状纷纷跪下,凄切地喊着:师父、师父……众善信也都如砍倒的麦秸杆齐刷刷地匍匐在地。这个悲壮的场面,令那青年泪如雨下,泣不成声,他哀求道:大师,你不能死,我跟你下山,跟你下山……大师这才张开眼皮,扫视众人,竖掌胸前,道声:阿弥陀佛。突然有人嚷道:大师是活佛,活佛啊!众人应和,又都黑压压跪在山脚下,朝大师磕头。
        这是多么惊险感人的一幕啊!众人离去后,我仍然心潮难平,激动不已。独自在寺庙的大院徘徊,盼望能撞见大师,希冀能跟他合个影。我要把今天见到的事,活佛慈悲救人的情境,深深地珍藏在记忆中。
        金乌西坠,晚霞满天,笼罩在夕阳余晖里的古寺,更显得圣洁无垢。我仍在古寺流连。正信步闲庭,忽听大殿侧边的净舍传来嘈吵之声。循声穿过葫芦门,见是方丈室,赫然瞥见大厅里吵架的人是大师和那跳崖的青年。只见那青年跳着脚,指天戳地,粗着喉咙在骂:你现在是活佛了,狗屁!没有我帮你做戏你成得了活佛?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刚才发生的事是在做戏?我呆若木鸡,瞪大了眼睛,看见那年轻人把一沓钞票摔在地上:这点钱我不要了,给你买棺材。骂完年轻人冲了出来,差点把我撞倒。接着两个大块头僧人追出,大声向我喝叱:还不走,找打呀!我这才回过神来,跟着那跳崖的演员朝山下狂奔……
评论 | Add yours
  • 目前尚无评论

请评论

0

Member Access

Who's Online

目前有 34 游客 和 0个会员 在线

文章日历

November 2020
Mo Tu We Th Fr Sa Su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最新评论

X
写实,道出了从事这一行业xj们的艰辛。 有需求就有市场 没有其他观点